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圖片新聞

青海藍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07-03 09:10    編輯: 陳悅         

  新寧廣場上空的“青海藍”。

  從別人那里聽說把咱們青海的天空稱作“青海藍”,到現在大概有三年時間了。這樣的稱謂,原本是外地人從贊美青海的藍天開始的。

  青海的藍天在外地人眼里,有著令他們觸不可及的美意。

  描寫青海藍天的時候,我在自己的文章里也是不知該怎樣描寫或比喻,不知要用到怎樣的辭藻和字眼才能夠形容得恰如其分,因此總是要攪動很多的腦汁,然后又需浪費很多筆墨,反復揣摩這些語句和詞匯,譬如時常用“黑藍的天空”“深藍得難以捉摸的天空”“清澈深邃的藍天”等這樣的語句和詞匯描寫,但總是不能最貼切地寫出青海藍的豁達、深邃、幽遠和浩渺來,到了窮盡的時候,就想起來自己曾經的專業,于是就又用描述色彩這樣的方法,來掩蓋自己在文字學習上的缺陷,還算是混得過去了。

  前一陣子,我在一篇小文里刻意地寫了一點關于青海藍的文字,寫著“天空也越來越藍,粗略地看去,這樣的藍色與其他地方晴天的藍色似乎沒有區別,只是畫過畫懂得顏色的人卻認得出來,這滿天的顏色不光是從酞青藍漸變到鈷蘭的藍色,最為微妙的是因為高原上紫外線的緣故,漫天的藍色里還有一點普魯士藍的深沉和紫羅蘭的輕盈,把西寧的藍天渲染得空靈、澄澈和明朗,這種深邃又闊達的只青海獨有的藍天——西寧的人都會很高興地叫它青海藍”。這樣的文字,再看的時候,還是覺得不夠盡興,不夠貼切,不夠完全。

  拋開語言的描摹,回想起兒時和青年時候,在草原和西寧看到的藍天,實在讓人終生難忘,如此,青海的天空確實是很有說頭的。

  小時候,在課本上讀到描寫天空的文字,經常會看到“蔚藍”這個詞,那時候沒有概念,及至到了現在仍然不知道“蔚藍”是什么樣的藍色,后來在網上查詢,得知這是一種偏冷的藍色,似乎是酞青藍里去掉了紫色,混進一些鈷藍色,但又沒有那么純凈和清澈,相較于高原上天空的顏色,更沒有那種深邃的浩遠了。

  對高原天空顏色這樣的認識,并不是我本人的獨創。我對色彩的知識,源于過去對繪畫這門學科孜孜以求的學習,而繪畫中很多色彩的知識,是有著很多經驗的積累,這些經驗大都來自于老師的傳授,所以,當我開始鐘情于“青海藍”這個獨特的、飽含著青海人情感和自豪的天空色彩的時候,腦海里對這個顏色的解析,完全源于自覺和主觀的情感。

  多年前,為了擺脫單純因繪畫而形成的思維局限,便開始學習攝影。每次出去拍攝前,我都會身不由己地想象那些清澈的藍天——草原上的盛夏時節,天空從太陽升起之前,就已經被凍了一夜的寒霜一粒一粒地粘去灰塵,只在從山巔上一瀉而下的、溫暖的、燦若金輝的陽光,把霜塵化成純凈如珍珠一樣的露水的時候,天空早已清澈得像一汪泉水。

  草原上,碧波一樣的綠草和金色陽光的風景,永遠都要映襯在那一片壯闊的藍天之下,每一次取景,都會不由自主地把鏡頭抬高,再抬高,總是想著把最大面積的天空,拍攝到最美風景的畫面里,那種感覺下拍的照片,經常會讓自己有一種錯覺,好像我拍的并不是天空,而是陷于汪洋的底下而仰視著無邊的大海似的。

  幾年前,頭一次去青海湖,站在湖邊,第一次看到了青海湖水與藍天交相輝映的壯麗和浩渺。在仙女灣,有一處延伸到湖水里面的觀景臺,站在那里就可以看到一片鋪在天際之下的深沉的青海湖水,青海湖的深沉,能讓人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無地自容。和青海湖水面相接的天空,因為水的原因,那一抹青白的反光并不能很輕易地叫人區別水天之間的界限,所以只有從顏色的冷暖關系上,才能分辨出天和湖那點微妙的差別來。

  湖水從腳下開始就是湛藍的,一直延伸到天際,和空靈、澄澈、明朗的天空相接成為一片,倘若你足夠心細并且有耐心,在天空的藍色和湖水的藍色之間,那還是可以看出,湖水的藍色雖然深沉,但是仍然沒有天空那樣的深邃,湖水雖然浩渺,但還是沒有天空那種藍色的闊達。

  在萬里無云又綠草如茵的夏天,倘使沒有天際之下那一脈脈山梁對陽光的反射,照出蒼穹邊上一圈淡色的天空,在青海的藍天里,還真是很難看得出藍色漸變的天空。

  在這樣通透的藍天里,你所能看得到的天空時常會出現的雜質,一定就是那些喜歡一直盤旋在蒼穹之巔的雄鷹,或者是你躺在草灘上仰看藍天的時候,常會看到一種撲棱著翅膀懸停在天空、拿你作了風景來看的火焰燕(紅尾水鴝)了。我記得這種鳥雀是因為藏族老鄉說它的名字是“尼抽”,意思是被火焰燒焦了的鳥。它紅腹黑背,和麻雀一般大小,在夏天溫暖的草原上,尼抽總是懸停在半空,短促又急切地叫喚。這時,你躺在草灘上仰面藍天,在深邃清澈的天空里就會看到這只像雜質的火焰燕的懸停,是一直會停在半天里讓你瞧個夠的小鳥,那個時候,你會看到安靜、空靈的藍天,像一塊巨大的帷布展在你的眼前,深遠又遼闊,讓你在火焰燕的鳴叫聲里,把心自覺地交給蒼穹,交給那漫天的藍色。

  青海的天空,就是在連續干燥的盛夏,即使腳下的黃土都干渴得冒了煙,即便一陣微弱的小風都能從地上刮起一層泛著白灰的塵土,這一方深邃清澈的藍天也不會慢慢地灰暗或者烏沉下來,無論何時,她都會是那遮蔽著一天的“青海藍”,你隨時都可以手搭著涼棚,眺望你目力能及的遠方。當然了,倘若你運氣好,剛好又碰到一場金鼓分明的雷陣雨,等這一通雷鳴電閃轟隆著卷土一過,你就會驚奇地看到,天還是那個“青海藍”的天,但雨后的山巒、溝谷、草原和泥土的顏色和輪廓更加艷麗和清楚了。雨后,陽光會更加燦爛刺眼,此時,光線輝映著的一切都會顯得生硬、堅挺又鮮亮,天空反而被襯得更加燦爛和嫵媚起來。

  “青海藍”的天空從來不矯揉造作,也從不嚶嚶嬌弱,青海的藍天即便是在寒冷干枯的冬天里,漫天的黑土黃沙被長風扯拽著揚起又潑灑的時候,她從不會懦弱地被這樣的手段招了安。你看吧,只要太陽能從空中白光耀眼地照射出來,無論冬天的狂風怎樣的猖狂和瘋跑,等寒風卷著黃沙炫耀得精疲力竭的時候,只要狂風想要喘口氣歇一歇的時候,那湛藍又紫的天空,就會把那些四處飄揚的黑土黃塵抖落得一干二凈,不留下一點灰塵在天空里,天空還會是那樣的純凈、深邃,“青海藍”的清澈總會那樣不可改變地、燦爛明亮地罩在天頂上,一如始終把洋芋疙瘩視作珍寶的青海人那樣,堅實、耿直、憨厚、樸實。

  “青海藍”是青海風光里最為完美的帷幕,永遠在云霄之巔純凈著、清澈著,是青海人從腔子里唱出的嘹亮的花兒,豪邁又浪漫。

  我這樣寫著的時候,思路已停滯在深深刻進了我腦海的“青海藍”里,我心里簇擁著無數的感慨和贊美,宛如神湖里擁擠、翻卷的魚群那樣,在腦海里呼之欲出的時候,卻又止于空乏的言語和辭藻,在這樣一片寬廣、宏偉、清澈且又燦爛的天空之下,以我的貧乏,實在找不到一個恰切的詞語來形容她,贊美她,炫耀她。

  來吧,朋友,來青海看看吧,來親自看看這片美麗的“青海藍”,來用你的語言,用你的思維和感動,形容、贊美和描述一下你所見到的讓我深深自豪的“青海藍”。(德倉·彭毛)

西藏11选5_官网首页